sjm综艺大哥大

客服熱線:0371-63673370 環球破碎機網在線客服在線客服

砂價暴漲!砂子斷貨!項目停工!

2019-11-06來源:中國新聞周刊

   近年來,全國多地砂石價格走高,貨源短缺,致使非法采砂抬頭,劣質砂石濫用現象嚴重,項目缺砂停工,砂石行業及上下游行業人員表示今年的砂石原材料很無奈……

  砂荒困局

 
  “不干不干!以前我們都要送禮,這些人才會把單子給我們,現在沒材料了要主動給我們,不接!”在安徽省合肥市,一家大型混凝土攪拌站的生產經理叮囑他的下屬,不要接施工項目的單子。他說的“材料”,是砂子。
 
 
  為解決最近全國多地出現的砂石料供給緊張問題,中國砂石協會會長胡幼奕在北京剛剛面見了政府決策部門的官員。他告訴記者:“中國現在提出要基建補短板,結果回頭一看砂石不夠用了,好多項目都停工了,所以上面重視了起來。”
 
  在很長的時間里,天然河砂這種建筑材料易得、便宜、好用。采砂船、挖車、廉價勞動力就是從事采砂作業所需的一切;對于需要它的人來說,一車裝有十幾噸的砂,價格也就一百多元。它對于混凝土結構穩定的重要作用,至今人工砂依然很難超越。它雖無處不在,但從不顯山露水,以致于讓人忽視了其存在與真正價值。
 
  占地球陸地表面積20%的沙漠里的沙子,因為過于光滑無法在工業社會派上用場。真正可用的都來源于河流——其僅占地球面積不到1%。近兩三年,以砂子價格暴漲為標志,這場有限的自然資源與巨大的社會需求之間的角力開始拉開。
 
9月下旬,六安市金安區黃圩采砂點,貨車司機排隊裝載河砂。這里是該區少數幾個還未售完限額的采砂點之一。
 
  合肥砂貴
 
  六安是緊挨著合肥的一個地級市。沿途流經六安下轄的金安、裕安及霍山等五個區縣的淠河,是淮河的支流,也是合肥河砂的主要來源。
 
  馬建雄是合肥規模前三的一家大型混凝土攪拌站生產經理,他說,運輸砂子的司機們都有很多拉砂群,采購員為生產備砂料時,前一天會在群里喊一聲“某某攪拌站,42元/噸,3000噸,現金結。”貨車老板們手下通常有十幾個駕駛員,如果認為價格可行,第二天十幾輛貨車便將砂子從河邊砂廠運出,東行200多公里來到合肥。
 
  馬建雄說,2018年春天前,河砂價格一直穩定在40多元/噸左右,現在這個數字已漲到了130元。而在淠河上游的霍山縣,因為砂子顆粒更粗,能在高標準的混凝土中使用,據了解,市場價已經到了160元至170元/噸。高價與短缺的夾擊之下,下游開始探索應對的方法,混凝土攪拌站開始相互打聽。同時,攪拌站實驗室人員開始研究如何用江砂和機制砂,加上多少的水泥用量去達到以前的強度與標準。
 
  馬建雄說,考慮到價格,小型混凝土企業不承接市政工程如地鐵、高架橋及特殊建筑部位等需要高標號混凝土的項目,可以不需要河砂。但是,天然河砂因為其均勻的粒徑粗細分布,在高規格高標號的混凝土中依然不可代替。
 
  河砂甚至變成了混凝土攪拌站應付檢查、裝點門面的東西。馬建雄說,當政府來檢查材料,問“你們中標的幾個項目,軌道2號線、3號線,現場材料怎么滿足?”攪拌站的人就帶他們去看那堆寫著“軌道專用、高架橋專用”的河砂,但他說,“那堆砂根本不用。我可以說,90%的攪拌站里那一堆專用(砂),基本上是掛羊頭。”
 
  但現在,江砂的價格也還在上漲,從去年的100元/噸,漲到近來140元/噸左右。“砂石緊張是常態化了。”
 
六安市霍山縣一號砂廠,只有幾個看守砂廠的工人在此逡巡。自2019年2月起該砂廠停止開采,至9月份仍處于關停清理狀態
 
  江河告急
 
  從2012年開始實行招拍掛制度,根據采砂規劃,劃定開采范圍,將砂子資源與經營權一次性出售,開采年限一般為3~5年。這種管理方式的弊端是:一旦取得經營權,中標者往往不按照出讓方的出讓范圍進行開采,而是超范圍、超深度開采。張遠峰說,比如,淠河是金安區和裕安區的界河,采砂企業就有可能跑到裕安區去采砂,而一些超范圍的開采,則可能會危及河道水利工程安全。
 
  鄱陽湖這個中國最大的淡水湖,是長江重要的蓄洪、泄洪處,也是周圍4400萬人口生活與農業灌溉的水源地。這里因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受到國際認可,是許多珍稀動物的家園,也是許多漁民謀生的所在。但是,近些年其湖泊面積的快速縮小,讓它再難以承載如此多的生態意義。采砂加劇的鄱陽湖干旱以及后續一系列問題,引起了生態學家們注意。
 
  鄱陽湖采砂后的一系列問題,是過度采砂對生態影響的一面鏡子。“長江現在問題很大,如果再挖就會雪上加霜。但即使沒有大壩,也不主張在河流下游比較平緩地方挖砂。”周建軍說。但現實卻是,據長江水利委員會河道采砂管理局高級工程師李剛去年發表的文章,眼下,長江上游弋著的幾百條采砂船只,其生產能力是可采量的十倍。但與此同時,長江沿線城鎮化建設還在繼續推高河砂需求,泥沙資源在這一段供需矛盾日益突出。
 
2017年4月13日,江蘇淮安洪澤區地方海事處的執法人員,在洪澤湖韓橋水域非法采砂船舶集中停泊區打擊非法采砂。
 
  治理引發砂荒
 
  我講過‘長江病了’,而且病得還不輕。”這是國家領導人第二次為長江把脈。
 
  2016年元月,國家領導人在重慶主持第一次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時指出,“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,共抓大保護,不搞大開發”。隨后,圍繞長江經濟帶的六項生態環境專項行動逐一展開,非法采砂專項整治是其中之一。
 
  這一年,由原環保部牽頭,中紀委、中組部相關領導參與的中央環保督察組正式成立,非法采砂是環保督察的重點領域之一;2018年6月19日,水利部發布通知,啟動了為期六個月的河道采砂整治行動。變化開始到來。
 
  同年10月,六安市金安區開始啟動一整套新的國有化采砂管理,所轄13個采砂點,每月各定量生產銷售6萬噸河砂。采砂者每生產銷售一噸砂,能獲得15塊錢的勞務費,其余收入全部屬于區政府。
 
  為嚴格管控開采量,金安區實施了“科技治沙”措施。在黃圩采砂點,一輛貨車進入砂廠時稱卡車皮重,載滿砂子后再次過磅稱毛重,兩個數據相減即為凈重,這些數據在出口管理站的電腦上記錄下來。工作人員根據凈重給其開出一張砂石票、一張裝載單,司機刷卡繳費后拿到電子小票,攜帶三票一齊外運,在公路卡點處再次由交通部門核驗重量后進入市場。在管理站的電腦上,一旦當月所有外運砂子超過6萬噸,放行系統就會自動關閉。
 
  六安市金安區的情況大體是中國采砂管理史的縮影。張遠峰說,如果按照原先的招拍掛制度,淠河河道估計到2022年就無砂可采,但現在嚴格按照規劃定量開采,那么還可以再采5~8年。
 
  2018年10月,河南省在信陽市召開全省河道采砂管理工作會議,推廣采砂國有化,目前該省20家采砂企業,全部為國有獨資或國有控股;同年12月,湖北省發布《加強河道采砂禁采管理的通告》,整治各類涉砂船舶1700多艘,部分“三無”采砂船被現場爆破拆解。在全國治理采砂的大背景下,河南、湖北、湖南、江西、浙江、陜西、海南等省份接二連三開始出現砂荒,造成用砂大國的困境。
 
  無砂可用的同時,劣質砂甚至違規砂流入市場。前述青島砂石經銷商發現,在河砂緊缺、機制砂又不成熟的青島,現在建筑尾礦砂、河道疏浚出來的含泥量很大的砂,甚至還有加工處理后的海砂開始進入一些質量要求不高的工地,讓工程質量難以保證。
 
  “正道不暢通的時候,歪道就來了。”胡幼奕說,“亂七八糟、質量不符合要求的砂子進了工地,房子塌了怎么辦?這牽扯到百年大計的質量問題。因為這一次砂石荒,未來可能有好多人要進監獄。”
 
鄱陽湖枯水期擱淺的采砂船
 
  “一種速度的游戲”
 
  如果說有一種不勞而獲又不會代價太大的營生,那偷砂一定是一個好選項。在水淺的淠河邊,使用鏟車、挖土機和運輸車,就可以收獲頗豐。在長江、淮河這些水深的地方,偷砂者們設計的采砂船就像潛艇,可以通過遙控指揮,白天沉到水下,晚上又浮上來盜采。“他們采砂船比巡邏大隊的汽艇動力還大、還快,內線打聽到今天晚上哪塊不查,一按(遙控器),船只嘩嘩嘩地跑過去。”馬建雄說。
 
  馬建雄記得,今年年中的時候,江砂也到了禁采期。作為砂石料用量大的企業,老板已經叫負責采購的人去國外打探,看能不能從馬來西亞、朝鮮這些地方進口,但后來發現沒必要,“(湖北)江砂也能搞到,有人不怕死的。”
 
  去年12月,縣政府成立了他現在負責的霍山縣砂石管理執法大隊(下稱“執法大隊”),隸屬于水務局。
 
  作為監管者,他開玩笑說自己的工作是高危行業,以至于走路都需要左右觀望、小心謹慎——“我們執法部門某種程度上是在斷人財路。”被威脅、被舉報、被紀檢部門調查,是多年從事水政執法的韓明常遇到的事情。2004年,霍山縣水務局剛剛開始整治河道采砂,在一片濫挖濫采的地方,他們過去執法,結果車輛被推倒,他也挨了一頓打。
 
  如果以噸計,偷砂的利潤甚至高于販毒。湖北省一名水政執法人員2016年曾撰文指出,采砂船每小時可采河砂1000噸,水上直接售價為15元每噸,利潤約10元/噸,這意味著每小時就可獲凈利上萬元。而現在,砂價早已是15元的好幾倍了。
 
  以前偷砂風險不大。根據《安徽省河道采砂管理辦法》,非法偷砂者將被沒收違法所得,并處以5000元至2萬元罰款;情節嚴重的,也不過5萬元以下的罰款。在汛期和禁采區開采,價值達到5萬元可以刑事拘留。但翟昌友說,“抓來也關不了幾天。” 2016年底,國家兩高頒布司法解釋,河道非法采砂以非法采礦罪入刑,這成了執法者的一大有利武器。
 
  作為水利部門工作人員,韓明坦言,堤壩和水源地的保護是河道管理的重點,河砂作為一種流入市場的資源,與水利本身并沒有太大的關系。但在砂價暴漲的這兩年,如果說對于他所在的水政執法單位有什么直接影響,那便是管理偷砂者的難度急劇上升。“(偷砂的地方)點多面廣,你管理人員少,你就和他們在玩一種速度的游戲。”
 
淮河安徽阜陽段的一個大型河砂集散地
 
  尋找新砂源
 
  六安砂的故事在全國多個地方重復上演。2018年下半年,河南省連續三次對河砂進行管控,境內所有采砂、制砂企業一概叫停,轉為國有化經營,供給減少后,砂價上漲與管不盡的盜采如影隨形。
 
  對目前的砂荒問題,胡幼奕總結說,“過去是‘靠山刨石頭,靠水撈沙走’。現在國家管的生態環境建設,好多地方不讓挖了,但是新的工業化沒跟上,所以砂不夠用,就這么簡單。” 這里所說的工業化,便是機制砂。通過機器粉碎巖石,控制粉末的顆粒大小,生產出符合建筑用砂標準的“機制砂”,在國內已經有八九年的使用歷史。
 
  作為對規模化、高質量機制砂企業的保護,中國砂石協會認為,如果不能強力按壓住盜采盜挖,挖河床就能賺錢的非法采砂行為大量存在,會傷害機制砂產業的發展。不過,機制砂不受天然河流資源稟賦的影響,在供應方面將更穩定也更可控,專家指出,這就需要未來各個地區根據自己的需求量布局生產,以免造成環境壓力。
 
  現在城市建設用砂特別多,又找不到一條別的出路,所以最簡單直接的做法就是從河流里面挖,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。國家應該拿出一個解決辦法來,不能夠把取砂目標放在河里邊。”
 
  韓明就表示,霍山以前很多古河道,修成大堤以后,河道被隔開,一部分變成旱地了,扒開上面兩三米的耕作層,有的地方往下幾十米深都是砂。“我們古河道的砂量非常大,只是要規范合理地去開采。其實不用都想著要到河里面去,如果國家也有政策的話,就能把一些河砂的開采量置換出來。”
 
  周建軍說,從河道疏浚的角度,比如在長江上游的支流,如四川大渡河或者金沙江去挖砂,如果合理管理好,對于減少水庫淤積也有好處。
 
  周建軍在德國亞琛待過好幾年,前兩年他又回去了一次,發現十多年過去,城市面貌與當初幾乎沒有變化。相比之下,中國幾乎任何一個城鎮都在十年時間內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他感嘆于中國城市化發展之快,但是若以環境為代價,去完成這樣大規模的建設,就難免短視了一點。
 
  在歷經多年的高速建設與人口增速放緩后,未來中國還需要建這么多房子嗎?周建軍說,現在有的城市房屋空置率很高,展望未來,更好地利用已有建筑并適度放緩開發步伐,或許是人類與自然和解的最好辦法。
 

 


責任編輯:王子祺
環球破碎機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(點擊查看)
向本網編輯提供資訊線索 熱線:0371-63673370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返回環球破碎機網首頁
熱度排行
Ycrusher.com 環球破碎機網 Copyright © 2007-
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廣告合作 | 聯系方式 | 關于我們 | 服務項目 | 網站導航 | 網站建設 | 加盟會員 | 友情鏈接 | 申請鏈接
業務聯系:(總機)0371-56079958 63673370 傳真:0371-63321300 郵箱: 本站法律顧問:河南光法律師事務所
客服QQ:環球破碎機網客服:2242538890 2233515786 280327213 技術:環球破碎機網技術支持:497398702 MSN:
軟件著作權:2016SR275876 豫ICP備11007950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:豫B2-20190850 軟件著作權:2016SR275876

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2251號


掃破碎機網微信公眾號-閱讀行業最新資訊

sjm综艺大哥大 9421361036104207707539053096346833899517786172173335016953245173301266829896677955618628972893118946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